女局头故事第14章:私局高配版=五星酒店+美女马杀鸡+每晚1万小费

时间:2018-06-14 11:25来源:未知作者:hbftz

导读

 

2013年,“扑克公主”Molly Bloom因承认为好莱坞巨星和华尔街富商提供非法高额现金局,被联邦法院判处一年缓刑加一定数额罚金,事件发生后,外媒报道称Molly牵头的牌局,常常有一些华尔街超级富豪和好莱坞一线明星加入,比如蜘蛛侠、小李子、本·阿弗莱克等人,之后在2014年,Molly出版了一本书,名为《Molly’s Game》(茉莉的私局),她在书中完整详细地揭秘了这些神秘的私局,通过这本书将好莱坞最一流cash桌的形成、发展和结束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

 

书籍出版后,影视圈很多有声望的人找上门,希望可以将这本书排成电影,于是就有了奥斯卡最佳编剧Aaron Sorkin指导这部电影的这出戏码,而这部戏也成为了角逐今年奥斯卡的影片。

 

关于私局被曝光的事,Molly说所有去她那里玩牌的人上桌前都跟她签过一份保密协议,她组局的酒店是那种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名人光顾的地方,知道的人会相互讨论但不会外传,扑克圈的人也多少了解一些,可从未对外曝光过,知道Runderman输掉了他所有的钱后向FBI高密,这个局才被捅出来。

 

FBI称,Molly有俄罗斯黑手党背景,她组的局也和黑手党有关联,从第一次组局到被捕,她这份“局头”的工作已经做了8年,而这位出身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步步变身好莱坞最屌女局头的?下面我们就跟着Molly的叙述去走近她的故事。

 

故事第1章:

http://www.dpoker.net/news/celebrity/2017-1114-29375.html

 

故事第2章:

http://www.dpoker.net/news/yejie/cel/2017-1128-29465.html

 

故事第3章:

http://www.dpoker.net/news/yejie/cel/2018-0108-29819.html

 

故事第4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131-30007.html

 

故事第5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209-30081.html

 

故事第6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227-30174.html

 

故事第7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306-30220.html

 

故事第8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330-30382.html

 

故事第9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404-30407.html

 

故事第10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413-30489.html

 

故事第11章

http://www.dpoker.net/news/yejie/cel/2018-0428-30605.html

 

故事第12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510-30679.html

 

故事第13章

http://www.dpoker.net/news/headlines/2018-0521-30751.html

 

故事第14章,以下内容将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迈阿密之行回来后我元气满满,脑子里装着一堆提高私局逼格的创意。

 

我爸是一个分析能力很强,思维很缜密的人,跟他讨论事情的时候,我们都需要字字斟酌,以免被他“钻空子”,在这种挑剔的父亲身边长大会有压力,可也无形中培养出了一种思维能力,而这种能力可以在工作和生活中都派上用场。

 

为了以一种我属意的方式办这个私局,为了提升私局的规格,为了让自己在这个局的地位无可撼动,我需要将来局里打牌的玩家们都分析透了,需要站在这些赌徒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才能更好地对私局“下刀”整改。

 

首先,来这个局里打牌的玩家都不是冲着挣钱来的,他们不是职业牌手,他们是既有钱又有权的人,加上他们玩的盲注很高,所以这个局又不是一般的家庭或朋友局,普通的酒水和小吃都配不上这个局的逼格。

 

其次,既然这些富人来打牌不是冲着赚钱而来,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消遣娱乐和逃离现实生活的一些压力。为了能让玩家们得到完全的放松,这个私局不能只提供筹码、扑克和牌桌,我要把这个私局打造成一个乐园,在这个乐园里,玩家们可以在美女们的陪伴下和牌友把酒言欢,享受一种宾至如归的服务。

 

最后,在为私局挑选玩家的时候,这个玩家身上必须具备一些特质,世界上的有钱人数不胜数,而这个私局的潜在客户只能是那些愿意把钱花在牌桌上的有钱人,所以他的其中一个特质肯定是爱打牌,喜欢通过打牌来放松自己,这一年多观察这些玩家打牌,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喜欢在牌桌上争个高低的人,他们身上似乎都有一种超级乐观的赌徒心态,无论在上一次的局中输多少钱,在新局开始时,他们每次都能信心满满的回到牌桌,认为自己一定可以翻本或大杀四方,因此,在挑选玩家时,我的目标就是那些有钱又有这种心态的人。此外,这些有钱人来私局打牌的时候,除了可以在牌桌上被照顾得妥妥帖帖,如果有需要,他们在生活上的一切小事都可以由我代劳出面摆平,我可以像做Reardon助理那样,鞍前马后地替他们安排好一切。

 

 

因此,我要办的这个私局,是一个可以让玩家们忘掉身后压力的乐园,在乐园里他们可以在舒适的氛围里和“志趣相投”的牌友们共襄盛举,想清楚这些东西后,我还给自己定了四个原则:

 

①保持一种让玩家们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服务

②不断给私局带来和老顾客们气场相符的新玩家

③做到不可替代

④一定要有亲兄弟明算账的态度

 

想清楚后我立马开始行动,第一件事就是联系洛杉矶最顶级的三家酒店订房。

 

第一站是半岛酒店,一家很高雅的酒店,服务理念迎合的是有钱人中的有钱人的口味。到店后,接待我的是一位全身皆是Prada的酒店经理,他让手下给我递上一杯卡布奇诺后,便带我去参观了他们的豪华套房。

 

在那些玩家身边混了那么久,我已经学会了怎么做能让别人对你另眼相待,看房的时候我对这位经理说:“我准备办一场行业会议,届时会有很多名人出席......”即便是这种顶级酒店,名人仍旧是一张很好用的名片,说完后我适时停顿了一下再接着说:“所以呢(又停了一下)......你应该懂得这场会议是需要一定程度的保密措施的。”

 

“当然,当然,”经理回答说:“一切都可以按照您要求的办,Molly女士。”

 

我接着说:“在订房那天,我需要酒店帮我提供一张牌桌,你也知道男人们都好这口...”

 

说完这话后我轻轻笑了一下,经理也跟着我一起笑了一下,并表示没有问题,他信誓旦旦地说:“只要是您需要的,我们基本都能替您安排到位,这是我的名片,我已经在上面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如果还有其他需要,您可以随时通知我。”

 

在我离开酒店的时候,这位经理可以说是拍着马屁送我出门的,不过他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

 

的人,我之后见的四季酒店和比佛利山庄酒店的两位经理也基本是一个套路,而我也把对半岛酒店经理的一套用他们身上,并跟他们说我每周都要在他们这里订一套最好的房间,这也是我从Phillip身上学到的手段,想要做成事情,虚张声势(bluff)和认知(对手的解读)比真相重要。

 

我拜访的每一间酒店所得到的都是贵宾式的礼遇,名人效应在这个城市对每个人产生的效应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觉得就算自己跟这些经理说每周准备在他们酒店干的是军火交易、做毒品交流会或是皮肉勾当,只要有名人参加,他们都会点头哈腰按照我们的要求把房间准备好。

 

酒店谈妥后,我心放下了,有这三个奢华酒店的房间在随时准备着,我就可以想什么时候组局就什么时候组局了,而在三个不同酒店轮换着办局,好处有三个:①想找出这个局的人不能那么轻易找到;②地点由我掌控;③更具神秘感,而这正是这个局的卖点,对于赌徒和男人来说,这尤其是个卖点。

 

现在,一切都在计划中,就等好戏开始了。

 

 

开局前还有一个事要弄清楚,没有了Reardon的庇护,我需要确定自己接手私局这件事,必须是合法的。

 

之前那些玩家提过他们的律师都跟他们说过,他们到这个私局打牌是合法的,可仅凭这些信息我还不够安心,这些信息跟我这个组局人并没什么关系,不能说明我的角色也是合法的,所以我需要雇一个自己的律师。

 

Wendall Winklestein是一位顶级的刑事律师,局里的好些玩家都向我极力推荐这个人,Wendall的工作室很气派,他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些超贵的画作,而这些画作则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有钱人没品位。

 

步入Wendall办公室的时候,他坐在椅子上色眯眯地打量着我,然后说了句:“原来扑克小女王就是你啊!”

 

听到他的话后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脸上还是弱弱地笑了下,并对他说:“对,我就是那个组局的女人,今天来是想知道自己这种做法是不是法律许可范围内的。”

 

说到专业上的事,Wendall收起了吊儿郎当的语气,换回律师本色,他问:“你组局的时候有抽水吗?”

 

我答说:“没有。”

 

“那你怎么赚钱?”

 

“通过小费。”

 

Wendall眉毛挑了一下,我解释说:“我们第一次组局的那个晚上,结束之后,我的老板对那些玩家说,下次还想被邀请来这个局打牌,就别忘了给我‘一些’小费。”

 

听完后他笑着说:“真聪明,干得漂亮!”

 

 

笑完后Wendall很严肃的对我说:“你记住,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你在法律边缘游走的时候,千万千万别碰雷区。”

 

“我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Wendall解释道:“你组局的行为处在我们常说的‘灰色地带’,虽说没有触犯联邦或者州的法律,可法律对这种行为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因此在这个灰色地带游走的时候,你要保证没碰到雷区,手脚是干净的,你的局不要出现毒品的交易,不要出现情色买卖,不要有非法的博彩行为,收账的时候也不要雇佣什么黑社会的人去收,最重要的一点,Molly,你一定要缴税。”

 

我说:“这个我会做。”

 

他继续说:“如果你想请我做律师,你需要先给我一笔2万5美元的预付聘金。”他说这话时看我的眼神,我怀疑他心里是不是在考虑着其他的付款方式。

 

“用现金支付可以吗?”我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来之前我已经准备好这笔钱了。

 

他不怀好意地笑说:“现金也可以。”

 

接手后的第一次组局,我选在了半岛酒店,因为他们给了我一个很实惠的订房折扣。开桌时间选在晚上8点开始,但我会先提前过去,这样就可以在开始前把一切准备妥当。

 

Diego负责带牌桌,他过来跟我见面后,酒店经理热情招待了我们,并安排行李员帮我们把牌桌抬入电梯搬进房间。行李员收下小费离开后,我和Diego重新摆放了家具,把房间的中心位置腾出来给这张牌桌和十张椅子,以及Tobey的洗牌机。弄好这些后Diego离开,并保证开桌前的一小时他再过来。

 

 

当这个奢华气派的房间仅剩我一个人后,我带着一种新鲜劲在房间东看看西看看,发现仅一个浴室的面积就相当于我整个公寓那么大,里面还挂着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毛毛浴袍,那位经理还给我留了一瓶香槟和一个果盘,置身这种环境,就连草莓也更好吃了似的,感觉就像上了天一样,我兴奋地跳到了床上,头埋在枕头里享受这一刻,从来不知道床睡起来还能这么舒服。

 

距离开桌还有6个小时,我索性换上了比基尼到泳池游泳,待在半岛酒店楼顶的泳池里放眼望去,整个城市的美景一览无遗,从更衣室到全白的躺椅,泳池边的一切装潢都非常精致,湛蓝的天空映射水面上,阳光暖洋洋地洒下来并伴着微风徐徐,我躺在一张贵妃椅上享受着,这一切是那么静谧美好。泳池边的一位救生员走了过来,说了些恭维话,并递给我两片黄瓜敷眼睛,他问了我的房间号后,过了一会儿他给我拿了杯贝里尼,然后传达了酒店经理的谢意,独自坐在贵妃椅上喝着贝里尼,心里感叹这种生活真是太完美了,但我也清楚如果自己想要抓住这种生活,我要保持警惕,很努力很努力工作才行。我放下手里的贝里尼,然后就开始接到玩家们的来电。

 

开桌前,面对着新环境我的心一直处在飘飘然的状态,直到开桌时间临近时我才回到了现实,心里开始紧张起来,看着镜子里素颜的自己,完全没有伪装,我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疯了?应该是的,从我开车驶入这座城市的那一刻,我就魔障了,但魔障了又怎样呢?我不会停下来的。

 

今晚来的玩家都是些熟脸:Reardon、Steve Brill、三剑客之一的Cam、Tobey、Houston Curtis、Bob Safai、Bruce Parker以及Nick Cassavetes,和往常一样,开局前我会先把名单发给Tobey过一遍,他没问题后我才不用像之前那样,在他发现桌上有他不熟悉的人而被他用眼神“杀掉”。

 

看过这次名单后Tobey回复说:“可以”,这也是我发短信邀请其他玩家时他们给我的回复。我已经迫不及待看他们抵达酒店进入这间房时的表情和反应了,一切都被我弄得很精致,我甚至雇了两名专业的按摩师过来帮有需要的玩家做马杀鸡,这也是之前一些玩家时不时提到的需求,请她们之前我仔细地查看了两人的执照,确保她们都是执照上岗的按摩师,在好莱坞这个地方,一旦牵涉到有钱和有权的人,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除了查执照,我还让律师起草了一份保密协议让她们签字。

 

不过这次自己单干最大的隐患就是,有可能会因为太忙而忘记记录玩家的买入,来打牌的玩家在开桌前需要先写下他们的初始买入数量,但有时候有些人觉得这么做会带来坏运气,所以总是不情愿做这件事,可每次碰上这种情况时我都会很坚持,没有任何通融,因为记录下买入后,等到牌局结束,如果有人想赖账,那我就有证可查了。以前有Reardon罩着,我在这方面承担的风险还没那么大,可现在我自己单干,一切事情都是我负责,因此这方面我应该把控得更严格些。账本漏掉一个人的记录,那意味着我至少要填补5000块的亏空,若是漏掉了两个甚至更多.......那后果是我没法承担的,这种后果我连想象都不敢想。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我已经交代Diego来帮我处理买入和记账的工作,而我的朋友Melissa则过来帮忙做我之前的工作:端茶递水+把门+处理玩家们的一些琐碎的要求,仅是饮料酒水这一块的消耗一晚上就能到好几千块,再加上其他七七八八的杂事,其实工作量是很大的,相当于一份全职工作了,因此我只能请朋友过来帮忙,我自己还要顾其他的事情,所以没太多精力去兼顾了。

 

我们订的房间位于顶楼中的一层,房间的主色调是白色、米色、粉色,配上一些昂贵的金色家具,整间房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阳台是全景落地玻璃窗的,房间的一张桌子上摆着果盘、点心盘、一些熟食和精美巧克力,微风从开着的窗吹进来,空气中飘散着DIPTYQUE的芳香和新鲜的花香,两位按摩师已经就位,Melissa也按时抵达,Diego来的时候多带了一位发牌员过来,房间飘荡着和缓的音乐,我身穿白色长裙,身上佩戴了一些黄金的首饰,长发扎成一个髻盘在脑后,我静静坐在房里等着玩家的到来。

 

 

像往常一样,Houston Curtis第一个抵达,进房后他走到阳台看着窗外的风景感叹:“Wow!很不错哦!”

 

我走到他身边,Melissa也走过来问他:“你好,请问你需要喝点什么吗?茶、水或香槟?”

 

Houston,这位总喝思乐宝牌无糖覆盆子果汁(我已在冰箱备好)的男人,环顾了一眼身边的环境后,他今天开了次“荤”:“这么好的日子,当然是香槟啦!”

 

听了他的话我笑了笑,问道:“你喜欢这里对吧?你觉得其他人会不会也喜欢这里?”

 

“肯定会的,这里很有格调,不用再在‘毒蛇’打牌怎么会不好呢?当然,虽然‘毒蛇’有它的好,但在这里打牌感觉也很好啊,这里的空气闻着都是香的。”

 

Reardon是第二次出现的玩家,他从一个房间逛到另一个房间,边走边说:“哦哟,挺屌的!”

 

接着他拿出手机,翻了一下后把屏幕对着我的脸,屏保是一张几位年轻姑娘一丝不挂用一种难度很高的姿势摆拍的照片。

 

“今晚估计会用得上这间套房,”他笑着说,然后抓起菜单点东西:“Molly,帮我点一份鲟鱼,加上鱼子酱和烤面包,还有.......”

 

我打断他说:“懂啦,Reardon,我知道你爱吃什么!”

 

说完这话后,我们俩都笑了。

 

其余的人也陆续抵达,所有人都对新环境很满意,Tobey是最后一个到的,他评价说:“Nice!”

 

我惊讶地看着他,能从Tobey嘴里听到一句“nice”的表扬,感觉就跟被英国女王拥抱了一次一样,很难得!!!

 

今晚受邀的人都坐上牌桌后,Diego开始发牌,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这一切,感觉就像看着自己导演的电影一样,所有人各司其职,Melissa殷勤地服务着,Diego专业地发着牌,玩家们把玩着手里的筹码,而这种筹码交叠的声音对我而言,已经熟悉到就像是听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声,随着游戏的开始,筹码在各个玩家间流动,每个人面前的筹码量也开始变得深浅不一,看着他们一边玩牌一边聊天,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享受着美女按摩师的马杀鸡,从他们的表情看,除了眼前的消遣,他们已然忘掉了自身生活中的琐碎,从这一刻我清楚地知道,我“单飞”成功了。

 

游戏过程中,Tobey依旧在仔细观察着对手们,因为打得很激烈,所以大家玩得越来越大,还没玩够三小时,Bob Safai就已经水下$30万,对于一个买入只有5000块的局,这真是好大一笔钱,这笔钱的很大一部分好像都是Steve Brill赢走的,察觉到这一点后我突然有些紧张,但看到Safai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我舒了口气。

 

经历一晚上后,大约凌晨4点左右,他们中的最后一个人才离开,关上门后,Diego立马跟我来了个high five,他说:“你的局办得很棒,你做到了,你成功了。”

 

我纠正他说:“是我们成功了。”

 

我清点了小费,然后把它们分成两份,我和Diego一人分到1万块。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贝博论坛  华人策略论坛  999策略论坛  华人策略论坛  外设天下  情报策略论坛  金光佛论坛  FX168财经网  塞爱维  金算盘高手论  天下彩  中金在线  华人娱乐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和讯财经新闻  中国畜牧业